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超博国际
来源:网上转载

  刚一开口,晨歌的眼圈就红了,泪水溪流般在脸颊流淌。她说,她实在太累了,累得喘不过气来。前些天,她看了“男左女右”版的一篇文章——《离开重病丈夫,我为自己戴上良心的枷锁》,她也想讲一讲自己的故事,听一听大家的意见。

  倾诉者:晨歌 女 38岁 美发师

  历经波折,我们走到一起

  其实我很不愿回忆和老公泽群最初在一起的那段时光,因为那时他的身份是已婚,而我,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充当了一名第三者。

  和泽群认识时,我刚失恋,就想找一个离我家远一点的地方,忘记过去,重新开始。泽群家离我家有五六十里地,当时他在我哥开的饭店做厨师,对我非常关心,经常开解我、安慰我,慢慢地我们就走到了一起。我让他带我去见他家人,他有些迟疑,推托了几次,不过最后还是带我回去了。

  可谁知,到了他家,我才发现自己被骗了,他家里有老婆。我的出现在他家里掀起了轩然大波。他家人当然不满意我了,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敌意,当时就要赶我走。可泽群喜欢我,说什么都不同意。

  那时的我年轻、漂亮,他家人怕我只是把泽群当做一时的救生圈,怕我不会和他安心过日子,一直阻挠。可泽群坚持要和我在一起。其实当时我也劝他了:“我们才刚开始。你要是和老婆还有感情,你就好好跟她生活,我可以退出。”可泽群说他和老婆一点感情都没有。泽群当初结婚完全是为了圆他妈的心愿,那时他妈得了食道癌,他的婚事是他妈的一块心病。

  这么一闹,我和泽群在他老家肯定待不下去了,可我又不想回自己家,于是泽群就带我来了郑州。折腾了1年,他终于离婚了。不过我们到现在都没领结婚证。最初他还没离婚,我们没法办手续,后来离婚了,我们又工作忙,反正这事那事就给耽误了。

  泽群很爱我,这点我很确定。在他心里,谁都比不上我,我排第一,连两个孩子都没我重要。我们很少吵架斗嘴,因为生活中他啥事都让着我,迁就我。有些东西他不让孩子吃,都会想着留给我。我想吃啥,只要张口,他一定想法给我买回来。

  可怎么说呢,跟泽群在一起,我对他爱有多深,真的谈不上,我对他可能更多的是一种亲情。到后来他有病,我没有离开他,更多的也是这种亲情在起作用。我觉得照顾他是我的责任。

  好日子刚开始,老公却突患重病

  泽群第一次发病是在2006年9月,不知怎么了,他一直咳嗽。我劝他去医院看一看,可他根本没放在心上,说是小毛病,吃点药就好了,自己身上的情况自己最清楚。泽群身体一向不错,壮壮的,平时能吃能喝,只是爱抽烟,一天一包,心里烦的时候,烟不离手。既然他这么说,我也就没再坚持。

  可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。1个月后,泽群的病情突然加重,咳嗽时竟然咳出了血。我逼着他去医院检查。医生一脸凝重地对我们说,是肺癌。这样的结果让我和泽群都感到非常意外。当时他蒙了,我也呆了,我的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。泽群则呆呆地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,头埋在双臂里,许久他站起来,眼圈红红的。

  那时我们的美发店才开业不到半年。以前我们一无所有,两个人住出租屋,吃开水煮白菜。好不容易,有了点积蓄,开了这么个美发店,好日子才刚刚开始,谁知他又摊上了这事。

  泽群病倒了,我们家的天塌了。那次泽群在医院住了将近20天。每天我既要照看美发店的生意,又要照顾他,美发店、医院来回跑。仅仅过了两周,医生们就说我看上去好像老了5岁。

  出院后,泽群就一直在家休养。我们都特别注意,他定期吃药、复查。可是2007年10月,他的病还是复发了。这一次更严重,医院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,让我签字。那一刻,我好怕,怕他就此离开我。我恳求医生,无论如何都要救他。还好,他醒了,可是医生叮嘱我们,他以后不能太劳累。

  因为他每次都是10月犯病,去年临近10月我就开始提心吊胆,怕他再犯病,每每看着他痛苦的表情、憔悴的模样,我的心就跟着颤抖。还好,去年平安度过。

  在网上我们互相安慰

  就这样,从2006年起,我独自担起了这个家,咬着牙一直撑到了现在。我感觉好累,累得喘不过气来。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,主要是心累,我觉得自己快被压垮了。60多平方米的美发店,只有我和一个年轻美发师,每天从早忙到晚,因为忙不过来,后来顾客就渐渐地流失了。从去年开始,生意越来越不好做。

  也有人劝我:“你今后的路还很长,如果这样下去,一辈子都完了,不如早点儿改嫁。”可我做不到,一日夫妻百日恩。每当自己快撑不住的时候,我就劝自己,再多想想他以前对自己的好。在我心里这是一个家,我认命了。

  直到去年我在网上认识了博宇,他的出现让我仿佛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。我们是在一个视频聊天室相识的,后来他加了我的QQ。说实话,最初我对他并不信任,一直保持着戒心。

  博宇那时离婚有两年了,一个9岁的儿子跟着他。他心里烦的时候经常找我倾诉。我们在网上聊天,多数时间都是他一直在说,我在听。我的烦恼从来不跟他提。我总是把自己伪装得很快乐,总是面对屏幕傻呵呵地笑。

  后来,或许是被他的情绪感染了,我把自己的不幸也告诉了他。他说:“说实话,我早就看出来了,你的快乐都是装出来的。每次我一问你家里的事,你就会沉默,就会岔开话题。那时我就猜到你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。只是你不说,我也不方便再问。”他这么说时,我的心抖了一下,没想到他是这么细心的一个男人。

  从那之后博宇就经常安慰我,开解我。“一个弱女子又要开店挣钱,又要照顾病人,太难为你了。”“好好照顾自己,要坚强地面对生活中的艰难。”尽管只是简单的几句话,却让我感到特别温暖和亲切。

  那时博宇刚辞职,也没什么事,只要我在网上,他就一直在网线的那端陪着我,在电脑屏幕上注视着我,连我给别人理发他都要看着。有一次,我俩正聊着天,我这边突然停电了。他的电话立刻就打了过来,关心地问我,这边怎么了。

  一个人担起一个家真的很累,可有了博宇的存在,我感到不再孤单,因为至少还有这么一个关心自己的朋友守护着自己。

  他说要和我一起撑起这个家

  大概认识两个月后,博宇突然向我表白了。他说他喜欢我。当时我没当回事,以为他在开玩笑,就说:“小屁孩,又逗姐姐玩了。”在网上我一直都叫他小屁孩,他比我小两岁。后来他说得多了,我一直嘻嘻哈哈,不当回事,他就急了,说他是认真的,也希望我认真考虑。那一刻我的心乱了。不过我依旧没有正面答复他,只是后来他在网上叫我老婆时,我没再否认。在我看来这段网上的恋情是不会走入现实的,除了电脑屏幕的阻隔,我们还有现实中遥远的距离。他家在山东淄博,而我住在河南郑州。

  可没想到,今年1月,博宇说他想来见见我。起初我有些犹豫,后来在他的一再恳求下,我同意了。那天我去火车站接他。因为一直都是视频聊天,很轻松地我就在人群中认出了他。他在郑州待了两天,看到我的艰辛,回去后对我的爱更执著了。

  两个月后,他提出,希望能早些和我在一起,只要泽群同意,他会像对待大哥一样照顾泽群。他愿意拿出一笔钱,把美发店装修一下,帮着我管理,帮我撑起这个家。他还说,过个一两年他会在这边买房子,只要我们肯干,不愁养不了三个孩子(他一个儿子,我两个女儿),还有大哥。其实他一直很尊重泽群,他常对我说,大哥病成那样,是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候,我们不能抛下他。

  这一次我是真的被博宇感动了。我有两个孩子,老公又病成那样,博宇做出这样的决定,要下多大的决心,做出多大的牺牲啊。

  之后我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把这事告诉泽群,虽然料到他会反对,但我还是想听听他的意见。当我把博宇的意思告诉泽群时,他先是沉默了,后来丢给我一句话:“你觉得这样做,合适吗?”他不同意,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。这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  可又过了一周,泽群突然主动跟我说:“你让他过来吧!”我吃惊地看了看他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泽群又重复了一遍。那一刻我的心情复杂极了,是欣慰,是感动,是无奈,是……我也说不清。后来我才知道,是泽群的大姐不知从哪儿听说了这事,劝了他,他才松口的。

  被老公家人痛打,他伤心离开

  博宇听说泽群同意了,非常高兴。原先我们说好的是他4月初来郑州,可他在家也没什么事,就提前半个月过来了。但来的时候博宇没有把钱带过来。这让泽群和他家人有些不满意。博宇的解释是,因为他家人没见过我,不放心,要等他姐过来看了后再拿钱。我也理解人家,毕竟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,一下子投资几万元钱,是要小心,更何况自己当初对博宇也是有戒心的呀。

  我暂时稳住了泽群和他的家人。博宇来了之后就一直在店里帮忙,像一个打工的,却不要任何薪水。虽然不会理发,但他也一直帮着干些杂活,洗洗毛巾,扫扫地什么的。

  其实博宇在郑州的半个月,因为体谅泽群的心情,多数时间我还是在家陪泽群,只是隔三差五地去博宇租住的地方看看,住一晚上。我就是怕泽群心里不舒服,但他还是生气了。一晃半个月过去了,泽群见博宇那边还不拿钱过来,就急了,觉得他是在骗人。

  我知道其实博宇也急,可他姐不拿钱过来他也没办法,也很为难。我经常看见他在电话里跟他姐吵,他姐也吵他,说他爸妈不管,自己的孩子也不管,只顾自己。

  眼看着博宇许诺拿钱过来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,可他姐那边还是一直没动静,我越来越担心,怕泽群做出什么冲动的事。

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那天,店里没什么生意,我和博宇就坐在店门口聊天。这时泽群家的三四个亲戚气冲冲地走了过来。我一看他们脸色不对,就挡在前面,劝他们不要冲动,有啥话到屋里说。谁知一进屋,他们就逼着博宇跪下,冲着他嚷:“你这是咋回事,钱怎么还不拿过来?”博宇刚解释了两三句话,他们就对博宇动起了手。不管我怎么拉怎么劝,他们都听不进去。博宇听我的话,始终没有还手,他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。

  无奈之下,我想到了110,可刚拨了两个数,手机就被泽群的家人抢走了。后来还是隔壁邻居打了110,警察来了,他们才住手。我当时气坏了,真想跟博宇一走了之。

  之前博宇一直催着他姐赶快来,可发生了这事他怕他姐来了,更无法收拾,就跟他姐打电话,让他姐不要来了。他姐奇怪他前后态度的变化,不放心,一再追问为什么,他开始不肯说,后来也是被逼得没法了,才告诉了他姐。当时他姐就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,整整骂了四个小时,我在旁边都听到了。他姐说:“看你干的什么事,你知道你在那里扮演的什么角色吗?第三者。”可博宇说:“我爱她,我只是想帮她把这个家承担起来。就是辛苦点,累点,我也愿意。”

  第二天,我带着博宇回了老家,想让家人帮忙出出主意,看这事咋处理。但我家人也不同意我跟他走,其实就是怕博宇骗我。他们劝我说:“你让他自己先回去吧。你老公病得那么重,等他走了,你们再在一起。”博宇听我家人也这么说,就离开了。

  犹豫矛盾,路在何方

  我和博宇现在还联系。他回到老家后,找了份工作,天天忙到很晚。以前他不上班时,天天在电脑前一会儿都离不开我,我觉得他这人太黏糊了,可现在他上班了,经常见不到他,我反而觉得很不习惯,很不踏实。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,我怕时间长了,他对我的感情淡了,会离开我。

  其实最初我们有个两年的约定,博宇会等我两年,泽群在与不在,我都会跟他结婚。后来他想早点和我走到一起,也是心疼我,看我一个人撑一个家太累了,才提出了和我一起照顾泽群的想法,谁知道结果会是这样。博宇带着一颗受伤的心回老家之后,跟我说希望还按之前我们的约定,他等我两年。

  说实话,我对博宇和对泽群的感情,都是一样的,谈不上爱与不爱,就只是个依靠。我不是那种浪漫的人,我对感情的要求不高,我只是希望身边能有一个和我一起担起一个家、一起过日子的人。我谁都不想伤害,可事实上却把他们两个人都伤害了。

  我现在真的很矛盾。我怕真的到了那一天,博宇让我跟他走,可我放不下老公,但让我独立去承担这个家,我又真的太累了。我希望有人能跟我一起扛,希望能有个依靠。我到底该怎么办?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